雷军急聘500人传江淮董事长见小米高层代工不好做

您当前的位置:环亚科技网新闻正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7-29 20:56:16 来源:AI财经社

  文/薛永玮 黎雨辰  编辑/冒诗阳  自今年3月雷军宣布造车以来,江淮汽车就一直被传将为其代工。  7月28日,江淮汽车...

雷军急聘500人传江淮董事长见小米高层代工不好做

  文/薛永玮 黎雨辰

  编辑/冒诗阳

  自今年3月雷军宣布造车以来,江淮汽车就一直被传将为其代工。

  7月28日,江淮汽车向媒体回应称,目前对此事尚不清楚,信息要以上市公司的公告为准。当日下午,江淮汽车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也回应表示:“目前公司和小米在造车领域没有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小米汽车公关部总经理王化5天前就已在微博回应,“近段时间关于我司造车的部分信息已经越传越离谱”,并称,关于选址和薪资的传言均非事实,一切以官方信息披露为准。

  不过,AI财经社发现,在7月27日一篇官媒对江淮汽车董事长项兴初的专访中,项兴初透露其密集的日程表中“小米集团的决策层”赫然在列。

  一位证券分析师告诉AI财经社,根据他得到的消息,江淮大概率将代工小米。从股价上来看,江淮汽车市场也表现亮眼,七月以来持续拉涨。

  无论最终江淮与小米的合作能否真正落地,通过代工新造车、联姻大众,江淮已成为腰部车企中率先摆脱危机的一家。根据最新发布的半年报,江淮上半年净利润4.8亿元,成功扭亏。此外,江淮的股价已从6月底的每股不到9元涨至7月29日上午收盘时超过18.5元每股,总市值接近翻番。

  小米急招自动驾驶岗,江淮汽车或成最佳选择

  7月28日,雷军亲自下场,在微博上发起了一场“Boss直聘”,宣告小米汽车自动驾驶首批招募500位技术精英,自研行业领先的L4级智能驾驶能力,支持全国多地办公。

  AI财经社查询招聘信息发现,当前有27条小米自动驾驶岗正处于急招状态,方向涉及数据中台、车载基础架构、软件、控制、算法、研发等。

  今年3月30日雷军宣布加入造车,并将之称作“人生之中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并表示“亲自带队负责”,“未来十年将投入100亿美元,初期投入100亿元人民币”。

  而对于小米造车将花落何地,此前外界传言不断。接下来三个月中,外界相继传出雷军拜访长安、上汽、东风、广汽、长城等车企,以及供应链企业博世、宁德时代等。

  “如果合肥市政府能把小米汽车的总部引过来,那么江淮做代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一位接近江淮高层的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对于同小米之间的合作,“江淮内部有一些传言,但具体情况还很难说。”

  据悉,目前合肥已汇集了蔚来、比亚迪、大众汽车、长安新能源等120多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汽车产业链。2020年4月,在汽车行业整体低迷的时候,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牵头向蔚来投资70亿元,将其引入合肥,也因此,合肥市被誉为“最牛风投”。2020年11月,合肥市发布《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计划打造中国重要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

  引进蔚来后,合肥市牵头促成了蔚来与江淮的合作。今年5月,蔚来与江淮汽车集团签订三年期制造合同,江淮汽车将把年产能扩大至24万辆,以满足蔚来汽车日益增长的需求。事实上,江淮汽车在新能源业务式微后,一直在寻求外部合作。早在2016年9月,江淮汽车就与大众汽车签署了合资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拟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成立一家新的合资企业。今年6月,大众入股江淮的消息落定,江淮汽车股价一度涨停。

  去年初,小米集团旗下手表和蔚来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进一步打造高智能化电动汽车。与蔚来交好的小米,不可能无视有成熟代工经验的江淮汽车。江淮汽车在2020年报中也曾表示,公司继续坚持“大力发展新能源车和智能汽车”的企业战略,加大资源投入推动新能源汽车技术产业化和市场化发展。

  据江淮汽车2021前半年的月产销报告,江淮汽车纯电动乘用车发展迅猛。2021年6月,江淮生产纯电动乘用车11390辆,售出11653辆。今年以来,纯电动乘用车每月产销量月度同比增幅均不低于100%,在2月,这一数字达到760.42%。

  有人高歌有人没落,代工或是一场危险游戏

  7月27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数据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亿元左右,同比扭亏为盈。

  同时,江淮汽车自有的新能源汽车,已经与大众合资生产的新能源车、与蔚来携手的新能源车形成三条并行的赛道。今年上半年,江淮汽车乘用车与商用车产销两旺,上半年生产28.89万辆,同比增长近四成;销售约28.5万辆,同比上年同期增长36%。

  江淮的代工开始于2016年。这背后,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乘用车产能利用率从2017年的66.55%降低到48.45%,尾部汽车企业产能闲置情况十分严重。

  对于尾部自主品牌而言,缺乏品牌、技术和产品,是其没落的原因。但制造工艺却是一流,2018年李斌曾称赞江淮的工艺,称“江淮工厂比保时捷要强”。此情况下,利用闲置产能,江淮、海马、长江汽车等陷入亏损中的传统车企开始通过代工获得收入。

  然而,曾经和江淮汽车相同境况的一些车企却没有这样的好运。今年4月底,海马汽车刚在深交所从“ST海马”变更为“海马汽车”,即便成功“脱帽”,海马的造车业务仍然深陷泥潭,财务回暖更大程度依赖于出售其所持有的郑州地区房产。

  值得注意的是,海马一直是小鹏的主要代工方。然而,随着小鹏自建工厂项目在广东的落地,有报道称,今年年底开始,小鹏将逐步脱离海马汽车,不再与海马汽车续签代工合作。小鹏汽车自建广东肇庆工厂,在建造广州智造基地以及武汉智造基地。

  海马在销量上对小鹏有较高的依赖,据海马汽车最新产销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海马汽车累计销量为1.65万辆,但其中11242辆来自其为小鹏代工的G3,一款代工产品,占据海马汽车总销量的68.1%。在房地产开发、金融业务上不断布局的海马,汽车业务本就已经走向下坡,现在和小鹏的合作一旦终止,海马仅凭自己是否还能维持销量仍是待解的谜题。

  外部依赖严重的还有华晨宝马。华晨在2003年与宝马联姻,2018年10月,宝马宣布与华晨打破50:50的股比合作关系,将持股比例升至75%。与此同时,华晨自主板块获利能力弱,利润主要来源于宝马,因此也一度被指“沦为宝马代工厂”。据此前报道,2020年11月20日,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目前公司仍处于重整阶段。

  国内最早的一批造车新势力长江汽车的结局已经落定。自2019年开始,长江汽车开始成为位于杭州的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的代工厂。没多久,零跑S01纯电动汽车就被车主集体维权,被市场监管总局召回150辆。质量问题引发破产危机,今年1月,长江汽车被法院宣布进行破产重组。

  此情况下,在外界看来,业绩已高度依赖代工的江淮,需要找到更多的合作方来分担风险。

  有观点评论称,代工是一场危险游戏,对造车新势力来说可以实现轻资产量产,对老车企来说可以释放过剩产能,但前者如何保证生产质量,后者如何发展自有品牌,或许才是双方能否行稳致远的重点。

原标题:雷军急聘500人传江淮董事长见小米高层代工不好做